翻页   夜间
藏书文学 > 天命魔君:开局少林俗家弟子 > 第157章 铸剑大会
 
  第二天。

  铸剑大会正式开启。

  所有受邀参加铸剑大会的年轻剑客,都被人带着来到铸剑城后山的铸剑池内。

  来到这里,众人惊奇地发现,铸剑池内满地都插着一把把剑,剑的外形几乎都是一模一样,长约三尺七寸,剑身乌黑而又笔直,其上刻有饕餮图案,显得有些神秘。

  而铸剑城正中心内,一道地火熊熊燃烧着,地火之中同样插着十把一模一样的剑,但好似没有受到那熊熊烈火的炙烤一般,那乌黑的剑身反而越发的黑亮。

  而在地火边上,一共还有十张高台,被人搭建在那里。

  “如诸位所见,这里就是我铸造天兵之地!”

  傲云突然出现在一张高台之上,俯瞰着众人,嘴角挂着神秘的笑意说道:“地上的这些剑,都是失败品。虽然是失败品,但论起品质来,也起码是精兵级别,诸位若是有意,大可以随意拿走。”

  “而地火之中的这十把剑,才是今日的主角!”

  “这十把剑,是所有剑中,最有些成为天兵的。但如今却还是差了一点,那就是需要诸位的剑意相激!剑意越激烈,剑所能吸收的效果越好!”

  “只要铸成天兵,除了我答应这次的铸剑大会前十的武者,为他们量身打造一把灵兵!”

  傲云这话,让众人意动。

  纵然不能拿到天兵,他们也都是有机会争夺一下灵兵的名额的。

  好在傲云可以为前十的武者量身打造一把灵兵,如果只限于前五,很多人都没有希望,但既然是前十,那还是可以争一争的。

  一把灵兵,也足以让人为之动手了。

  就算是独孤飞云、楚庄河这等有着灵兵的武者,纵然不需要另外的灵兵,也可以将这个名额给其他人,换取利益。

  “阿弥陀佛。”

  一身洁白袈裟的和尚口念佛号,站了出来,正是慧剑禅师的高徒慧明。

  “敢问傲云施主,这次铸剑大会要怎么比?总得弄出个章程出来?”

  傲云笑道:“很简单,这里一共有十张高台,只要在天兵出世的那一刻,还站在高台之上的,就算本次铸剑大会的前十名。诸位意下如何?”

  “可!”

  众人点点头,实力较弱的武者,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他们最怕的就是一对一捉对厮杀,这样的话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

  如果是按傲云说的方法来,那么像秦舒天、独孤飞云这等年轻高手,很显然就是众人集火的对象,他们反倒有那么一丝机会。

  “既然大家都无异议,那么本次铸剑大会就此开始!天兵能否出世,就看诸位的了,希望大家能够全力出手!”

  说罢,傲云直接跳入地火之中,就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之中,地火就好似遇见什么畏惧的东西一般,纷纷避让开来。

  “相传铸剑城傲氏先祖得到火神功法,可控世间一切火焰,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

  楚庄河看着行走在地火之中的傲云,不由赞叹道。

  说罢,楚庄河便身形一动,整个人飞掠而起,落在一张高台上。

  其余人也都不甘示弱,直接冲上高台。

  大战一触即发!

  砰砰~

  大战一开始,那些实力还不到内丹境的武者,瞬间就被人剑气横扫而过,掉落高台。

  这次参加铸剑大会的武者一共两百多名,抛去实力不足内丹境的武者,也有一百多名,分到每个高台上,也能有十多人。

  秦舒天看着眼前十二个人,都是内丹境的武者,实力不弱。

  而这十二个人,互相看了眼,眼神交流之下,立刻就决定一起合力攻击秦舒天。

  秦舒天和楚庄河一战,证明了秦舒天实力有多么强大,如果他们不联手,这张高台上,就不会有人是秦舒天的对手。

  而且联手对抗魔道,说出去也不算欺负人!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十二人联手,共同施展各自剑法,剑罡纵横,剑意激荡。

  虽然十二位内丹境武者一同出手,但秦舒天依旧是丝毫不惧,长剑出鞘,那磅礴血气浩瀚如海,将周围的天地染上一层血红之色。

  秦舒天举剑而动,长剑被血气侵蚀,仿佛一摊流动着鲜血的生命一般。

  剑罡如血,鲜艳欲滴。

  血河神剑配上血魔教血海不灭魔经带来的磅礴血气,宛如猛虎添翼,一剑挥出,滚滚血河垂挂,与那十二道罡气碰撞在一起。

  竟然丝毫不弱下风!

  “什么!”

  十二名剑客顿时大惊。

  就是大家之间有着差距,但也不可能十二个人联手一击,都只能逼出秦舒天的血河神剑吧?

  他们惊讶,秦舒天却不会给他们时间继续惊讶。

  锃地一声!

  长剑之上发出一道奇异的吟啸之声,一道贯穿天地的切割之力,顿时汹涌而起,隐匿于血河之中,将天地分割成两半!

  一剑隔世!

  这有着强烈副作用的一剑,调动了秦舒天全身真气,威势可怖,直接贯穿了这十二剑客的防御,将他们尽数打落高台。

  秦舒天这里的战斗是第一个结束的,不由引得众人侧目。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秦舒天并非是单纯的剑修,能够打败楚庄河也是靠着那套掌法之玄妙而已,但在剑法之上,能够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实在是出人意料的,由此可见昨日楚庄河那小天罡剑阵也是极为强大,否则又如何挡下秦舒天的一剑隔世?

  秦舒天将自身沸腾的真气暂时压下,随着一剑隔世施展次数的增加,每一次真气沸腾程度都变得更加猛烈,饶是以秦舒天的体魄,都快有一种吃不消的感觉。

  若是再来几次,恐怕真要出点问题。

  秦舒天又看向其他人处,除了楚庄河、独孤飞云、慧明三人几乎也都是压倒性的优势外,其余高台上几乎都打得难分难解。

  同为天骄榜上的游山明,虽然走的无情剑,杀伐之力极强,但面对十来个同级别武者的联手,他可做不到像秦舒天那般变态,靠着自身强横的修为一次性将其他人秒杀。

  至于方莫远、陈明奇之流,比起游山明还要弱了一线,自然更加艰难。

  不过他们的形势还是较为明朗的,几乎可以锁定一张高台。

  不管高台上的打斗,秦舒天看向地火之中的傲云。

  傲云控火之力果然已是出神入化,将地火注入剑中,随后以神魂之力引动天地元气,不断淬炼剑中杂质。

  而剑身之上,那十道饕餮纹路光芒大亮,周围酣战的剑意不断被吸入饕餮口中,长剑微颤,轻灵之音渐起,似有无形之风吹动剑身,迸发出一种灵性。

  咔嚓~

  突然,一把剑剑身出现一道裂纹。

  傲云面色微变,立刻注入地火,想要进行修复。

  不过随着地火注入越多,剑身上的裂纹越来越长,傲云心知这把剑已经救不了了,于是果断放弃。

  只见他操纵地火,彻底将其摧毁,随后那饕餮纹路上的饕餮腹部处,突然裂开,原本被其吸入身体之中的剑意再度回归于天地之中,傲云也借此机会让其余长剑吸收剑意。

  随着地火淬炼时间变长,又有三把长剑出现裂纹,傲云如法炮制,将这三把剑吸收的剑意尽数让其余长剑吸收。

  傲云突然道:“诸位,剑身出现裂纹,那是吸收的剑意不够,还请继续加把劲啊!”

  不过最强的秦舒天四人已经结束了战斗,没有了他们四个人出手,剑意自然越来越弱了。

  秦舒天眸光一闪,看向独孤飞云,朗声道:

  “张景早就想领教下“谪剑仙”的剑法,请赐教!”

  说罢,秦舒天浑身血气爆发,猩红之力将秦舒天印染的宛若神魔。

  这一次他没有动用剑法,面对独孤飞云这种纯粹的剑法高手,在他面前施展不如他的剑法,实在是不明智的。

  秦舒天双掌之中血光无量,魔性深沉,直接施展出血极吞天掌来,一尊血魔虚影凝聚于秦舒天背后,随着秦舒天双掌发力,一起向着独孤飞云打来。

  秦舒天突然动手之下,独孤飞云依旧处变不惊,手中飞雪剑出鞘之时,天空之中点点雪花飘零,每一朵雪花都是由独孤飞云最为纯粹的剑意所凝聚,夹杂着冻彻骨髓的剑罡,碰触到地面,瞬间就将地面冻成了冰霜。

  一抹清澈的剑光闪过,仿佛天山之上的飘雪,白雪皑皑,无瑕无垢。

  这一剑下,蕴含了万千剑道之变化,将其尽数融为一剑之中,隐约间,独孤飞云似乎与剑相合,人剑合一!

  剑光破开血掌,甚至抚平了震颤的天地元气。

  独孤飞云淡然地站在原地,一身白衣如雪,长发飞舞,气质如仙,不愧是江湖天骄第五位的“谪剑仙”!

  秦舒天眼眸微眯,独孤飞云这一剑,已经是触摸到了天人合一的门槛,甚至是说,他已经半只脚跨入天人合一了!

  入象、入意、天人合一!

  这武道三大境界,迈入天人合一就是迈入了道的领域。

  此刻独孤飞云的剑法已经不能单纯的称之为剑法,更应该说是剑道!

  剑道玄奇,更是以杀伐闻名之道,威力不容小觑。

  此刻,秦舒天倒是有一种取出风雷刀,以天刀和独孤飞云来战一场的念头,不过这个想法还是被他按了下去。

  他现在的身份,是血魔教亲传弟子张景,而不是山南道六扇门巡查使秦舒天。

  秦舒天深吸一口气。

  “我还从未和半只脚跨入天人合一领域的武者战过,而且还是剑道领域,独孤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秦舒天战意激昂,长啸一声,如苍鹰扑兔,整个人向着独孤飞云飞掠而去。

  一旁的楚庄河有些失神,大家都是四大剑派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独孤飞云已经半只脚跨入剑道领域,而他却连剑道的门槛都没有摸到,这等差距,让他难以接受。

  楚庄河看向一旁的慧明,慧明也正好看向他。

  独孤飞云跨入剑道领域,让两人大受刺激,就算是慧明这样的出家人,也难以免俗,此刻心中具是战意。

  能和实力差不多的武者交手,尤其是都为剑客,更是能印证自己剑法的缺点,或许一战之下,也能触摸到天人合一的门槛呢?

  秦舒天等人能够战起来,自然是让傲云惊喜无比的,尤其是独孤飞云半步剑道领域,更是让傲云大喜。

  此刻他的身前还只剩下三把剑,打造天兵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如果秦舒天他们能够全力出手,这一次说不定还真能打造出天兵来!

  不谈楚庄河和慧明之战,此刻秦舒天已经和独孤飞云大战开来。

  两人罡气碰撞,强大的罡气不断爆发,将高台地面不断破碎,一个个巨大的坑洞在罡气爆发之下出现。

  独孤飞云剑势一转,无痕剑法施展而出。

  这套专打人穴道的剑法极为难缠,稍不注意就会被独孤飞云搭在穴位之上,让秦舒天真气运转变得晦涩。

  “雪落满天!”

  独孤飞云手中飞雪剑疾走,剑光森森,寒气逼人,一片片雪花飘落,大雪纷飞,落的却不是雪,而是剑罡!

  砰砰砰~

  每一朵雪花落在秦舒天身上,纯粹的剑罡瞬间爆发,若非秦舒天体魄惊人,以肉身硬抗剑罡,此刻也定然早已经趴下,但秦舒天二劫真身练成,肉身强度堪比精铁,故而能以肉身硬抗剑罡。

  秦舒天心知若此刻自己再被动防御,只会陷入死局之中,只有主动出击,才能化险为夷。

  秦舒天大喝一声,双掌齐拍,深沉地魔性沉浮于掌力之中,使得原本就邪性异常的血极吞天掌变得更加诡异。

  “魔根深种!”

  血极吞天掌第二式魔根深种,那铺天盖地的魔性,似乎要让独孤飞云永远沉沦魔道,永世不得翻身。

  独孤飞云见识过这一招,秦舒天就是靠着这一招破开了楚庄河的小天罡剑阵,威力极为不俗,因而不敢大意。

  独孤飞云猛吸一口气,冰凉凉的空气进入肺部,使得他头脑一片清醒。

  无瑕无垢的剑意升腾而起,独孤飞云的一抹剑光让天地都为之失色,独孤飞云这一剑将秦舒天的掌力尽数定住,剑光飞舞,自远处斜斜而来,斩向秦舒天。

  就在独孤飞云以为胜券在握之时,血极吞天掌第三掌如期而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