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藏书文学 > 错嫁王妃萧君泽 > 第1273章 沈清洲白狸37
 
白狸回来了,这可气坏了栾清婉。

她最恨的就是白狸,恨不得这个女人赶紧死掉。

栾家已经被沈清洲害的家破人亡,她哥哥入狱,父亲死了,如今在沈家更加没有地位和尊严。

栾清婉知道,沈清洲如今所作的一切,就是为了找机会和借口休掉她。

沈清洲一直不碰她,她就无法有子嗣,没有子嗣她就犯了无后之过。

栾家的势力已经倒了,当初栾家的门客如今也都投靠了沈清洲,她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了。

绝对不行。

若是再被沈清洲休妻,她在京都就毁了,她以后……就真的毁了。

……

白狸留在沈清洲府邸一个月,沈清洲把人看的比宝贝还严谨。

日日都要陪着,下了朝也要陪着。

白狸不吃饭,他就哄着,骗着。

白狸偶尔会被哄的吃两口,沈清洲就能开心很久。

“阿狸,听话……”沈清洲喜欢白狸听话的样子,不想让她伤害自己。

白狸不说话,只是僵硬的被她抱着。

她和木景炎说好了,只要听见西域蛊铃的声音,就假装隐忍,让对方察觉。

但白狸还是害怕,害怕西域使臣会发现沈清洲。

……

皇宫。

萧君泽病了,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皇后日夜守着,太医束手无策。

“娘娘……陛下……老臣无能。”

太医一个劲儿的磕头。“这种疑难杂症,我们见所未见……”

除了归隐山,怕是很难有人能治好皇子的病了。

“归隐山的神医……怕是只有长孙大人能请得动。”太医小声说着。

之前皇帝中毒,也是长孙云骁请归隐山之人出山的。

谁都没想到,归隐山来的居然是个俊秀的少年。

那少年看起来不大,刚入皇宫所有人都以为归隐山太过敷衍,让一个孩子过来。

这么小的孩子能看病?

那少年看起来不大,瘦瘦小小的,看不出实际年龄。

但医术却实再了得。

而且长孙云骁与那小少年称兄道弟,看起来十分尊重他。

借此,太医院的人也都对那小少年刮目相看。

归隐山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

此次萧君赫得了怪病,自然也要归隐山的神医。

自己的外甥病了,长孙云骁一早就亲自离开了。

没出半个月,归隐山神医小少年再次出现在京都。

“皇子这是中毒了。”小少年沉着脸,不悦的说了一句。

只是普通的西域之毒,也用得到惊动他跑一趟。

“薛小神医,这是什么毒?我们……”太医署的人连连擦汗。

“这种毒叫曼陀罗,生长在西域境内,全株有毒,这是吸入花粉后的中毒迹象,不会有生命危险。”小神医高冷的说着,看着皇帝皇后。“陛下娘娘,需要彻查小皇子身边人了。”

显然,有人故意的。

……

薛小神医离开京都之际,却有人闯进了她的马车。

“你想做什么……”薛神医虽然厉害,但毕竟年纪小,也不会武功。

他每次出山,长孙家的高手都会随行,此次回去又有皇宫的高手,这个人都能进入马车,说明武功十分高强。

“告诉我情蛊怎么解,否则我杀了你。”白狸戴着面纱,愣了很久才接受深意是个孩子的事实。

“情蛊?”薛京华稚嫩的脸上一脸茫然。

“西域暗魅楼用一种蛊虫控制手下之人,我已经查过了,根源来自归隐山,别说你不知道。”白狸的杀意很重。

薛京华能屈能伸的很,赶紧抬手求饶。“别冲动……我看看。”

小小的薛京华伸手试探白狸的脉搏,许久蹙了蹙眉。“你体内确实有蛊虫,可这种双生蛊,无解,除非……”

“除非什么?”白狸不想听废话。

“除非一方体内的蛊虫死了。”薛京华说的是事实。

“我先杀了你。”白狸眼眸一沉。

“别冲动……”小薛京华赶紧摆手。“我说的事,未必是人是,很多人的误区是只有宿主死了蛊虫才会死,并不是的……就好比控蛊者的蛊王,蛊王可以为了保护主人而死,它牺牲自己,保主人的命,你能懂吗?”

白狸蹙眉,她并不懂控蛊,但为了解情蛊,她了解了很多。

“情蛊应该是寄生在心口的一种双生蛊,会受你们感情的波动而影响,如若心死……那蛊虫也就死了。”薛京华暂时找不到解药,只能用其他方式。

“什么意思……”

薛京华刚想给白狸解释,马车剧烈晃动。

除了白狸,还有人要来除掉薛京华。

“小心!”白狸下意识伸手护住薛京华,从马车跳了出去。

薛京华还小,身体瘦弱,被白狸抱在怀里,愣了一下。

从未有人如此护着她……

她很小就去了归隐山,女扮男装,没有体验过母爱,所以会贪恋这种温暖的怀抱。

“别乱跑,躲在我身后。”白狸将小薛京华护在身后,冷眸看着那些来杀她的人。

居然……是暗魅楼的高手。

暗魅楼为何要杀归隐山的人?

白狸从暗魅楼高手手中救下小薛京华。

为了报答白狸,小薛京华研究了一晚上的情蛊。

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无解。

“你可以不爱那个人了,或者逼得他心死,只有心死了,这蛊虫才能跟着死,它们会受情感波及。”小薛京华提醒白狸。

能做的就只有让对方的爱转换成恨意。

“不爱他……”白狸声音沙哑。

她做不到。

那就让沈清洲不爱她吧。

让他从爱到恨,到心死。

她要做多少让他伤心的事情,才能让他彻底杀死体内的情蛊。

唯有如此,才能让沈清洲安全。

“有什么法子能压制情蛊毒发的疼痛?”白狸问了一句。

“很难。”小薛京华摇头,她可以研制出来,但……未必有很大的作用。

“那就给我毒药,发作时和情蛊动时差不多的毒药。”白狸要毒。

薛京华仔细想了想,狼狈的小脸上挂着伤。“倒也不是不可以,但这种毒毒性很大……”

白狸握紧手指,让沈清洲中毒,总好过让他被西域之人控制得强。

“让人心死,一定要诛心,所谓的诛心……你要想好方式,一击致命,否则……钝刀子杀人,刀刀都是折磨。”小薛京华老神在在的说着,看起来与同龄孩子格格不入。

“诛心……”白狸小声呢喃。

诛心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